三年前,我在某家企业任职,是一家新三板的挂牌公司,任职CEO特别助理兼人力总监。级别是副总级,这个事情就发生在任职后的一年内,和猎萝卜小编一起了解。


大约六月份,我们刚刚开完经营分析会,晚上七点半,CEO秘书给我发消息,让我参加高管会议,会议中只有CEO和财务总监,财务总监也是刚来没多久,但公司挂牌有绝对的功劳,算是老板心腹,气氛异常沉闷,两个人脸上十分严肃。我坐下来,总裁示意财务总监来说,财务总监告诉我一个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,公司账上已经没钱了。换句话,这个月的工资,已经没钱发了。


听到这个消息,我绝对是蒙圈了,第一反应是不可能。我一直在关注经营的情况,CEO点点头,表示这个消息可靠。现在喊我来就是商量接下来怎么办。原来账面上有几百万算是冻结,半年内是不能动了。也是最近几天才发现这个问题。另外公司业绩一直没有达到预期目标,而预算一直在按既定的花……


我知道问题严重了,公司一百多人,其中研发就占据了一半还多,其中里面有一半还有房贷车贷,如果这个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……关键是目前销售额不足以支撑目前这么庞大的队伍,而融资一直没有下文。最后,我们做出决定:1、所有的费用停止;2、保持队伍的稳定性;3、人员要进行减员。


职业道德面临困境时作为HR该如何选择?


当天晚上,我们就这个事情,提出N个方案,又否决了N+1个方案,因为既要保证队伍的稳定,又要进行裁员,这个之间的路很难选择。讨论到最后,我提出的观点占了上风,说服总裁和财务总监:我们不要试图去隐瞒大家,既然面临这个困境,虽然主要责任在于公司和老板,但最终还是需要大家一起承担,所以,向大家坦诚公告,并告知大家。这个主线定下来之后,最后的执行方案就好办了。


在分别之前,老板看着我,欲言又止,我说:“老板有什么话您就直接告诉我就好了。”他说:“这个事情,不管你做什么选择,我就理解和尊重你的选择。”我点点头,我说放心吧,我的决定不会令你失望。当天晚上回去,我打了个电话回去,跟家里人说了这个事情,这意味着在今后一段时间,我这个主要收入来源方要减半甚至发不出工资,我必须要告知家里人,并且得到他们的谅解。我的妻子很理解,说:“既然你决定了,那你就去,家里靠我完全可以”我搁下电话,心中确实有点感动,一方面是老板,另一方面也是家庭。


次日开始,我按照既定方案


(1)将人员划分为ABC类,充分与老板和公司高管沟通。A类是必须留住的,哪怕我们高管薪资不发,必须保证这部分骨干发了工资,B类是属于能留尽量留,如果留不下来也只能是惋惜了。C类是可以不用留,如果能留下,也不反对。


(2)和A类的员工沟通完毕,接着和高管一一的跟B类的员工进行交谈,希望他们能够留下来,逐渐的,公司风言风语出来了,于是,我们进行了公告:减掉车补、食补、房补和话费等补贴,高管的工资暂停发放,其他人的工资减半发放……


(3)C类的员工创造的价值并不大,我们分为三轮将人员裁剪完毕,名单上的人员,占总人数的40%……


其实,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,因为这些人,有些只是刚来公司,还未产生价值,有些因为只是岗位价值问题,也许若干年后,这些人里就会产生一个独角兽的CEO,只是,公司等不及了。ABC类的员工,他们是平等的,可是当一个大的组织面前,我必须要有选择,因为,我们只是HR,这是我们必须要承担的事情。


公告出来之后,有部分人,打了辞职报告,离开了。其中包括几个高管,有些人,依然在观望,看公司的后续动作,有些人则是在打听。让我高兴的时候,这部分人,属于新来没多久的,而老员工还是比较稳定,按部就班的工作,研发部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甚至我有一个感觉:他们加班更晚了。后来我问他们的时候,他们说公司对大家其实不错,发这样的公告,相信公司是真遇到困难了。他们能做的也就只能研发出更好的产品,就是对公司最好的支持。其实一个企业的士气如何,不是看这个企业高歌猛进的时候,而是看这个企业遇到困境的时候。


当第一轮将所有试用期的人员裁完了,公司情况没有好转。公司真只能所有人员的工资减半发放了,在汇报进度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老板的头发两旁多了不少白发,我小心翼翼的汇报进度,并说明下一步动作,那一刻,我能做的也就是将人员加快进度裁剪。而且还不能引起动荡。老板摆摆手,告诉我,最近他的精力放不到这里,我尽管放手去做,谈判了多少钱,只要写清楚就行,盖公章直接找财务,财务全力配合(有些需要离职协议盖章)。到了这个份上,我除了鞠了个躬之外,没有其他能够表达的。


从次月开始的第二轮开始,才是真正艰苦卓越的谈判。我给自己下达的命令是,所有的尽量补偿只给一半,剩下的一年内答应给。谈法律,我算是专家,知道应该N+1,但在企业真正遇到困境的时候,别说N+1,就是能够有1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房租拖欠、水电费拖欠、供应商货款拖欠、代工费用拖欠、甚至公司的打印纸都是旧的翻出来。在那个情况下,劳动合同法某个程度上也只是一纸空文。


在谈判的时候,没有套路,没有忽悠,更没有其他,只有真诚。我直接告诉对方,现在目前就是这个样子,如果你愿意,我跟你签协议,钱就是这么多钱,如果你觉得对公司还有感情,你就签了这个字,一部分钱,我让财务下个月发工资就打给你,还有一部分的补偿,等公司有钱再给你,时间不定,但不会超过一年……公司的员工绝大多数通情达理,默默签字,离开公司。没有吵,也没有闹。期间有一个女孩子,哭着签的字,良久之后,将字据撕了,她说我来签字就没想过要这个补偿的钱,我只是觉得公司从上到下,对我都很好,我心中很难过。于是,那个女孩子,我给他手写了一封推荐信。有我公司的固定电话,有我手机号码,我相信,这个女孩子以后一定前途无量。这个女孩子是我其中的一名下属。


期间也有遇到过难缠的,其中有一名,我印象很深刻,等他在我办公室大吵大闹完了,我默默翻出其他人签订的协议,告诉他,所有的人,包括我在内,都有牺牲。谁都不愿意公司到这个程度,我并没有让你牺牲的意思,何况你并没有牺牲什么。如果你还不愿意,我鼓励你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为自己维权。甚至我可以介绍律师顾问给你认识。最后那名汉子哭了,像个孩子一样。其实那个时候,我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,但我还是忍住了。后来,他也签了,不仅签了,而且还协助我谈成了最后比较难谈的几个人。


第二轮结束后,情况依然没有好转,这个时候,公司人员已经减去了1/3的量。从账面上来看,初步可以达到收支平衡了,但这还不够,我们还要考虑固定开支……在沟通进度的时候,财务又默默的拿出了一部分隐形成本,告诉我,这部分成本,还需要再人员中减掉,才能达到盈亏平衡。这是挂牌公司要保住壳的需要。那个时候,我确实是想打死我们的财务总监。


其实,那场危机经过,时间和深度,远超我们预估的,前后整整经历一年,我们人员裁了又裁,一共经历了四五轮,历时接近半年,最困难的时候两个月没有发一分钱。在我手里减掉两个副总裁、三名总监,四五名经理,普通员工数十名。真正花费的费用不到当初预估的一半。在那个时刻,很能看出一个人的人性如何。让我高兴的是,在年报中,我们依然是盈利,虽然不多,只是个位数(单位:万)。但起码是大家一起稳定和努力的结果。


最后,公司的人员筛了又筛,实在没有人再能减了,于是,我跟老板递交了离职报告,我有我的思考:第一,削减了60%的人,总要有人为此负责;第二,引发这场危机,也总要有人为此负责;第三,我的薪资算是很高的,一个人顶几个人。而且,做到这个程度,已经不再需要这样的人选了。人力方面已经培养出了一个人能维系公司HR管理。从这三个角度,我的存在已经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必要。


走的时候,老板跟我一起吃了个晚饭,就我们两个,还送给我了一盒茅台酒。这个我收下了,也没有说谢谢,我明白他的意思。那顿饭,我们吃得很晚,结束时已经接近11点。我打的滴滴回去,在路上,心中却是感到空荡荡的,走的时候,公司还欠了我接近三个月工资。我跟老板说的是,公司有钱就发,什么时候有钱,什么时候发。


走了之后两个月,我手机短信提醒我有一笔钱到了账上,原来是之前的工资到了。接着我接到老板的微信:谢谢。后来我才了解到,我走了之后两个月,公司融资到了几百万,加上贷款的数百万,终于缓解了这个危机……


我今天写这篇文章,没有任何标榜或者炫耀的意思,何况这种经历没什么好炫耀。我只是想跟各位分享,当我们遇到了企业危机的时候,我们能做的其实有很多选择,但不管如何选择,我们考虑到的其实首先是职业道德。然后才是其他。当我从这个公司离开之后,我就知道,我已经受住了这次作为一个HRVP的考验,包括我的思维、素养、道德、能力和价值观。


猎萝卜网推荐阅读:

求职面试常犯的8大错误

面试最基本的50个问题及参考回答(二)